•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19号华通大厦A座7层713-715室
  • 邮编:100048
  • 电话:010-68790522
  • 传真:010-68799097
  • 邮箱:qlcsjcss@126.com
  • 负面清单再做“减法” 助力高水平对外开放
  • 发布时间:2019-07-05        点击次数:
  • 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的出台再次表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作为外商投资管理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负面清单的优化能有效改善营商环境,提振内外资持续参与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事业的信心。作为新时期利用外资制度重要环节之一,负面清单制度逐步放宽了外商投资市场准入条件,扩大了对外开放领域,推动市场呈现全面开放的新格局。将于明年生效的《外商投资法》明确规定,国家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这是我国外资管理制度的重要发展。

     

    一、负面清单制度是巩固改革开放成果,促进投资可持续发展的必要保证

     
     
     
     
     
     
     
     
     
     
     
     

     

    吸引外资是我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的重要内容之一,扩大外商投资领域以及优化外资准入规则一直是我国改革开放的重点。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社会建设的很多领域已经逐渐进入深水区,亟待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负面清单制度的引入正是对我国经济发展进一步吸引外资、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成果的客观要求的回应。

     

    负面清单是指国家规定在特定领域对外商投资实施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国家对负面清单之外的外商投资,给予国民待遇。负面清单以“法不禁止即自由”作为法理基础,准入前国民待遇与负面清单是日趋流行的且较为先进的外商投资管理方法。本次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修订,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条目,在更多领域允许外资实行独资经营。这充分体现了我国负面清单制度开放、灵活的改革方向。同时,这也显示了我国对相关产业及其发展前景的信心。本次修订,深化了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等领域开放,目的在于推进更大范围经济合作,充分发挥外资在经济发展中的促进作用。

     

    对负面清单制度的不断探索与完善,有利于为国内外商投资企业创造更加公开透明的竞争环境,对于鼓励并吸引外资、增强外资信心、促进外资可持续增长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逐步探索并改革外商投资管理模式,引入负面清单制度,是我国外商投资管理模式深化探索并逐渐完善的标志,同时,这也是我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必然要求。

     

    二、负面清单制度是我国接轨国际投资经贸规则,发展开放型经济的重要举措

     
     
     
     
     
     
     
     
     
     
     
     

     

    目前,世界上已经有不少国家实行负面清单制度。为完善我国对外投资贸易环境,充分参与国际市场,全面实施负面清单制度成为我国与国际投资贸易规则接轨的必要举措,有助于在国际经济交往中,进一步确立我国开放型市场经济国家的地位。

     

    近年来,世界贸易组织运作和谈判受阻,而国际双边、多边投资谈判有所发展,新的国际投资秩序正在形成,负面清单制度这一与国际规则和格局相接轨的新制度,使我国在充分参与构建全球经贸新规则中处于更加有利的地位。负面清单的不断精简,体现出我国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承担责任的大国担当。

     

    负面清单制度是国家政策供给的重大改革,体现了开放性的市场理念。它有助于将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有机连接,建立完善的现代市场体系,有助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为我国改革开放创造新的发展局面。

     

    三、负面清单制度是提升我国经济管理水平,促进监管体制转型的有效契机

     
     
     
     
     
     
     
     
     
     
     
     

     

    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是加速经济体制改革,促进政府简政放权的重要举措。负面清单的核心内容,是要建立“法不禁止即自由”的管理理念,逐步实现“权力本位”向“权利本位”的转变,减少政府对市场准入的干预。负面清单制度有助于放宽市场准入,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和政策透明度,还能够简化行政审批程序,提高投资便利化程度,这与我国当前行政体制的改革目标相契合。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的出台,将进一步减少外商投资的相关审批,在更多领域实行内外资一致的市场准入标准,实现内外资统一管理。

     

    同时,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还能够倒逼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职能行使逐步由事前审批转化为事后监管,这对政府提出了创新行政方式的要求,如通过构建信息网络共享平台,完善重大风险防范机制,建立健全社会征信体系,推进监管主体多元化等手段,建立起足够完善的外资准入事后监管体制等。
    转自:国家发展改革委

——行业资讯——